散文

学会从零开始

   人生的道路曲折漫长,充满着许多的变数和不确定,面临着一个又一个机遇与挑战......有人说,离开大学的校门,是我们的分水岭,决定我们的两个人生。现在作为我人生的第一个起步点,

2024-05-31

夏至

   夏至,是莲花开得最盛的时候。一朵朵伫立在泥潭中,却又“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柔柔的风伴着一股清香,幽幽地拂在脸上。抬起头,任它吹乱我的发。却又不经意看到了,莲

2024-05-31

槐花

   在对待槐花的态度上,南北存在一些差异,北方人更喜欢吃槐花,其吃法也是很多种,可以蒸槐花麦饭,包饺子、做槐花饼,鸡蛋炒槐花等,相比之下,南方许多地方人对槐花的喜欢程度较

2024-05-07

赶场

   在山里镇安农村,把赶集叫赶场。赶场始于何时,赶场的人谁也说不清,但逢集必赶的习惯,从我五六岁起就知道奶奶每赶一次场,我就有几粒玉米豆豆糖吃,一直保留到现在,叫法也是新

2024-05-06

樱桃红了

   芳菲四月,走进镇安乡村,道路两旁,农家小院,杂花生树,良苗怀新,生机勃勃。  也在这个季节,道路两旁,农家院落的房前屋后樱桃树上挂满了好似珍珠玛瑙般的红樱桃,吸引了我们的目光

2024-04-26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春天到了,又是一个桃花盛开的季节,仿佛又听到了蒋大为演唱的“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有我可爱的故乡,桃树倒映在明净的水面,桃花环抱着秀丽的庄……”那首悠扬动听的歌声。  

2024-04-25

年的记忆

   很多过年的视频都会将记忆带回童年:寂静的村庄飘着雪花,参差不齐的树木围住连排的土墙建成的房屋,袅袅的炊烟环绕着村落,大地白茫茫一片,偶尔出现大人清扫门前雪的场景,零星

2024-04-24

格桑花儿开

   夜黑沉沉的,天空中不知疲倦的星星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铁柱坐在麦草捆上默默地抽着烟,想用抽烟的方式赶走他心中那说不出的愁苦。  这时,轻微的脚步声传来了,一个娇小的身

2024-04-07

独处黄昏

   残阳如血,独自坐在乡下土屋的一角,默然患得患失,已经记不起这是第几次了?  三年前的秋天慈父去世,使我伤感倍至。每次的黄昏土屋的屋里屋外,每个角落或多或少地留下了我寻

2024-03-29

父母的爱

   (作者:铜川市印台区养老保险经办中心 薛莉萍)  爱,在我们身边随处可见!可有一种爱,是世界上最无私,不带任何杂质的,那就是父母对我们的爱。  吃了吗?最近上班忙不忙?累

2024-03-28

吃在青藏线

   (作者:杨宏涛)  从青海西宁至西藏拉萨,有一条横跨昆仑山垭口,越长江源头,过羌塘,攀唐古拉山的中国“苏伊士运河”,它筑在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永冻层上。这条青藏公路运输线

2024-03-26

送福欧洲

   (作者:王世平)  一路向西,满眼新奇。  带着希冀,去探寻书本里、影像中欧洲的美丽。  向着阿尔卑斯,向着莱茵河,向着天鹅湖纵歌:这世界,我来了!让明净的山光水色洗

2024-03-22

惠风和畅春意涌

   (作者:礼泉县养老保险经办中心 张向东)  当残冬仅剩下最后一丝苍凉的时候,我的血液中涌动起一股温热撩人的春潮。回望那片被严冬压抑了整整一个季节的心灵的原野,心中的闷

2024-02-27

年味儿的感叹

   一眨眼儿的功夫,今儿是龙年春节正月初十了。  忙忙乎乎中度过了除夕夜守岁、大年初一鞭炮声中的清晨贪觉、初二三四看看各省地春晚节目重播、初五六七八亲友来访时的清酒醇香+

2024-02-19

感悟飞奔的时光

   (作者:辛恒卫)  站在乡下村口的大核桃树下,在绿叶落尽之时,在暮云收尽的那一刻,我禁不住伸出双手以最虔诚的姿势环抱着这棵几乎见证百年历史的核桃树,顺着它的干朝天仰望

2024-02-06

地震无情,锅盔有爱

   (文/王婷婷)  2023年12月18日,甘肃积石县发生6.3级地震。地震以后,灾区人民的生活情况,牵动着社会各界的心。当然,也牵动着我们陕西关中地区椿树村人民的心。村干部张胜得知甘

2024-01-25

想起来了我有一个孩子在“那边”

   (作者:辛恒卫)  2023年9月10日,是我那个聪明的儿子辛晶,离开这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去生活的第18周年,好长时间在梦中没有遇到过他了,突然在昨晚见到了他,父子相见又说又笑,

2024-01-24

腊八的记忆

   (作者:翟秋瑶)  进入腊月,年味开始浓了起来;而腊八,算是腊月第一个较为隆重的节日了。  在西府农村,过腊八的主要方式是喝腊八粥。腊八粥以糯米、红豆、大枣、花生仁、

2024-01-16

小时候的年味

   (作者:辛恒卫)  居住在秦岭深处的陕西镇安人都把过春节叫过年。我小时候最喜欢过年了,刚过罢年就又盼望着过年。那时候对过年之所以这样渴望,其中自有许多欢乐和诱惑。  

2024-01-15

老屋留在记忆里

   (作者:辛恒卫)  我的老屋在秦岭深处镇安程家川阴坡边的山坡上。在我刚记事时,仅有两间不足40平米的草屋,那还是爷爷辈建起来的。直到1970年父亲又在旁边盖起了与草屋每间同样

2024-01-15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我们

网权声明 网站简介 网站纠错 互助互利 平台团队 平台联系 在线排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