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父亲

怀念父亲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父亲去世后的第一个清明节,我泪流满面,悲痛欲绝!敬以此文祭奠在天堂的父亲!

  父亲走后已两个多月,但这件事我一直感觉不是真实的,但它就横生生的放在那里!一直以来,我总是时时有计划,事事有规划,但唯独让我措手不及,从未预料到的事就是父亲的去世!

  父亲是农历2019年腊月25日去世,腊月29日安葬,差一天就是2020年的新年,享年71岁。他没能度过2020年的农历春节,但是他躲过了2020年肆虐全国乃至爆发全世界的新冠肺炎;也让所有的子女与亲朋好友躲过了这次麻烦!2020年1月23日(农历腊月29日,也就是父亲安葬那天)武汉封城,大年初二全国封城,所有火车、汽车停运!全国进入一级警戒!所有的人留在家中足不出户,大城小巷,空无一人;新冠病毒来势汹汹,全国累计确诊8万多,死亡3千多人;最后全世界累计确诊200多万,死亡14万多!村里人都说父亲也真会选日子!父亲的葬礼办的很风光,他爱热闹,爱秦腔,弟弟请了剧团搭台唱戏,了却了他最后的遗愿!

  父亲一直身体很好,很少吃药,一生面朝黄土背朝天,成天在田地里辛勤劳作。2018年10月的某天他突然说腿没劲,不想吃饭,尤其是吃不下面食,我赶紧送他到县医院住院检查一月,最后又转到宝鸡市西关医院,最后通过穿刺查出父亲患前列腺癌已是晚期.我拿到确诊化验单的那天躲在没人的地方哭了整整一个上午;我们告诉医生用最好的药进行最好的治疗;父亲因身体原因已无法手术,医生建议采取保守治疗,同时医生及患着家属口径一致不告诉病人,于是又在宝鸡医院住院20多天。父亲吃的是上千元的进口药,开始每月一盒,最后每月3盒;每月打一支上千元的防癌针;病情稳定出院后,在右肾上穿孔引流管一直未取;每月去市级医院复检一次;我们预料这样坚持4、5年应该是没问题的,可是他只坚持了一年四个月;可恶的病魔就过早的让父亲去了...

  父亲生于旧社会,长于新中国,历经新中国最困难的艰苦岁月,他一生坎坷曲折,但一直乐观向上;父亲15岁就没有了他的父亲,他是家里唯一的孩子,于是15岁起就挑起了养家糊口的重担。为了生计,小小年纪就走街串巷收破烂,收旧货;最后又走街串巷卖瓜果卖蔬菜;风里来雨里去,受尽冷眼吃尽苦头;他一生勤勤垦垦,吃苦耐劳,后半生为了培养我们姐弟三人呕心沥血,任劳任怨;在数九寒冬深入北山割竹子;在炎炎酷暑走南闯北搞建筑做小工;他对我们从小就严加管教,凡事要求我们做到人前,做到最好;他也总是教育我们没有过不去的坎,一定要笑对人生!他培养出我们村子第一位靠学习优秀走出农村“吃国家饭”的女大学生的我;培养了进入国内著名酒厂成为中层领导的我小弟,也培养了建筑手艺精湛干得一手建筑泥瓦匠好活的我大弟;这些都永远成了村里人羡慕、传颂的佳话。

  父亲留给我最深的印象之一就是再苦再难从不消沉,总是积极向上,笑对困难,总能在困境中找到出路。他一生喜欢秦腔,爱唱爱听爱看,他年轻时是村委会戏班子成员,一直到老,时不时哼上几句,也很好听;也许这就是他化苦为乐,苦中找乐,生命不息希望不止;梦想不断,奋斗不止的最好载体!就是走到了最后时间父亲与病魔顽强斗争,也从未因病痛而消沉而抱怨。父亲到了60多岁时我们姐弟三人都已成家立业子女长成,我告诉他歇歇不要再劳动了,可他嘴上答应对对对,但实际上一直在田地里劳作不止; 尤其是去年他生病出院回家后,我再三叮嘱他带有引流管不能干活了,他高声答应,但事后还是歇不下来;他种了红薯,菠菜,蒜苗,西红柿,豆角等等蔬菜,然后送到县城给我与我大弟全家,他说自己种的菜没有打药,吃着放心;父亲种的菜我们吃了一年多,直到现在我还吃着他去年种的红薯,蒜苗,菠菜;只是物在人已不在。。。

  父亲留给我最深的印象之二就是他的能干,他的乐于助人。他总是说干任何事不干则已,干,就一定要干到最好。他干得一手好农活,种地种的收成最好;过去手工扬麦子,堆麦落;扎笤帚,制作农具他都是村子里最能干的,村里无人能比;他也乐于助人,谁家叫干活他都去帮忙,他制作的农具如铲,锄,铁锨全村人争先借用,他也都是有求必应;那时我还小,总感觉家里每天都有人来借干活的农具等。他们用完还回时顺带给一把菜或几个糖,在那物质匮乏的时代,我们也打了牙祭。于是,只要有人来借东西,大人不在我们也就都借给了。这也让我从小就知道了“授人玫瑰手留余香”的道理,而且让我终生受益!

  父亲留给我最深的印象之三就是他的艰苦朴素,勤俭节约!也许是受苦太多了,他一直教育我们不能浪费粮食,不能铺张奢侈,他说浪费是造罪。他总说社会好,国家好,共产党好,他们每月还领几百元的养老金。我们工作后我与小弟每月给他与母亲几百元的生活费,过年过节也给,每次他们都不要,再三劝说才收下;可他们总是不舍得花,都存了起来,然后过年又以年岁钱的形式发给孙子孙女;于是我后来每次回家就多买各种东西,每次回家大包小包,衣服,物品,食物都买,也是没有办法,因为有些东西他们永远舍不得买。就是后来父亲住院,他也每天念叨说太费钱了不住院了,我们就哄他说有合疗报销花不了多少钱,也一直没给他说进口药价与每月打针费用,他若知道一定就不吃药不打针了。他总是在为子女着想,对自己苛刻;生病后他一直对我说连累我们了,我说作为子女孝敬父母是应该的。直到生命的最后时间,他还说不要告诉在外地工作的我小弟,说他年底了工作太忙,也太远,回来不方便,他不要紧,以致我小弟最终了也没见上父亲最后一面!很是遗憾!但小弟一直很孝顺,父亲住院的费用大部分都是他出的,父亲安葬费用大部分也是他出的,还有在父母身体还好时坐火车去他那里两次呆了较长一段时间,父母回来见人就说小弟那里吃的好,穿的好,转的好,玩的好,也算见了世面,享了清福。父亲生病后每年国庆节小弟全家都回来看望父母已连着3年,去年国庆节就是父亲去世前2月前小弟一家回来住了7天,父亲很高心,也与父亲合影留下了许多全家福照片,没想到这些都成了最后的回忆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父亲匆匆走了,他走得太早太急,我们多么希望父亲再多活几年,再享享清福,再到处走走看看,再唱唱秦腔。。。但他还是走了,我们万分悲痛。。。父亲,愿天堂不再有病痛!愿天堂不再有痛苦!父亲,一路走好!我们一定会照顾好母亲,让她安享晚年!父亲,安息吧!

  (凤翔县养老保险经办中心 流星)

关注我们

网权声明 网站简介 加盟合作 互助互利 平台团队 平台联系 在线排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