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执着

  时至八月下旬,周末秋高气爽的中午,室外的气温仍然30多度,室内也略显燥热,这样的天气想必泡杯菊花蜂蜜水会滋润惬意些,打开去年回老家父亲执意给孙女捎带的一罐土蜂蜜,不由忆起父亲年轻时敢干事,干成事的执着。

  父亲是关中秦岭大山脚下土生土长的农民,同时父亲也是中国乡镇企业撑红半边天那个年代的优秀农民企业家。

  父亲年轻时干农活是把好手,种地、割麦、打谷扬场样样拿手,身体也魁梧壮实。印象里,我曾用儿时的小腰和父亲粗实的大胳膊比较,还显得羸弱。

  记得我上小学时,村里改选,父亲不再担任村干部职务,原本不拘言笑的父亲整天铁青着脸很是难看,以至于在家里总是蹦蹦跳跳的我那段时间也猫起来,不敢张狂。懵懂的听母亲对二哥说,父亲早些年就在村里当生产队长、出纳、村主任,为村上挖渠、打井、造酒坊做了许多好事,一时下来心里不畅快。后来也听说父亲任村主任时,村里哪家发生纠纷尤其是婆媳矛盾,即使是邻里亲戚,如果反映到他这儿,不分青红皂白先批评教育媳妇一顿,由此也落下了铁面无私黑包公的好名声。

  父亲当初不明白自己落选的原因。如今看来,“历来长江后浪推前浪”,暂时的困顿或者说挫折,积蓄了他想干事的无尽潜力;最终是他涌入了乡镇企业大发展时代的浪潮,直至浪尖。

  离任村干部没多久,公社领导根据他一贯行事作风,安排他去当时的公社农场看守执勤。仅半年下来,他以公道正派无私无畏的操守,杜绝了周边村民侵占农场利益的现象,受到了公社领导的好评。

  是金子总会有被挖掘发光的时刻,机遇也总是留给有能力有准备的人。第二年,乡镇领导委派他去一经两任厂长易手,亏损停产一年的乡镇企业-罗敷电石厂,担任厂长。后来提起当年父亲是如何下定决心;豁出去干自已一无所知的化工企业时,父亲也只是淡淡的说:“这也是想干事逼上梁山么”。陕西青年记者鲁青撰写的乡镇优秀农民企业家通讯文稿中,以一篇《华岳之光》的文章,专题报道了父亲的创业事迹。记的有几页是这样写的,这位只有完小文化程度的农民实干家,起初面对蒿草齐身、一贫如洗的电石厂......。他自带干粮,远赴四川成都参观学习化工企业,短时间里不知如何掌握的电石生产技术流程。他仅凭自己曾经村干部的管理经验,带领他的农民工和技术人员,内抓生产经营,外把原材料选择关,短短几个月里,多少个日日夜夜熬红了双眼,干裂了嘴唇;直到煅烧地电石炉喷溅出炽热耀眼的电石浆,他那被炉火烘烤黑里透红的面庞方才展露出欣慰的笑容。

  没有电石销售经验,父亲说他提着五斤菜油,信心满满的找到了附近秦岭发电厂的供销科长,多半天的软磨硬泡,喜悦的得到了先试试看再说的承诺。无疑,严谨的生产流程管理;精选的原材料把关,确保了电石的质量并赢得了赞誉,一时间,注册的华山牌电石竟供不应求,随后的十几年里,华山牌电石的销售业绩远销三门峡、河北,一路向东直至广州、深圳等沿海开放城市。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电石厂阔步迈进的脚印紧随了那个年代乡镇企业大发展的步伐,相继得到了省市领导的视察调研和鼓励,父亲也获得了乡镇优秀农民企业家的荣耀。

  父亲毕生执着做事,也不乏精明的经营头脑。去年回老家,父亲正在侍弄他的蜜蜂,邻居大婶来家串门,羡羡地问父亲:“你这老汉,说你一个农民当年那么能干事,你这几个儿子也都在外做事;仅一个倩倩的女儿咋也能行?”,父亲是有愧疚嗫嚅着说:我在外一心干事哪顾得上他们,都是他妈经管的,我当年只对大儿子说教多些,“火车跑的快,全靠车头带么”。我就想,父亲这份精明的另一面,或许也印证了他多少年来经营企业的大智慧吧!

  明代张永明在《家训》中指出,天下之民,各有本业。士、农、工、商。士勤于学业则可以取爵禄;农勤与田亩则可以聚粮仓;工勤技术则可以获衣食;商勤于贸易,则可以积聚财货。此四者,都是人生之本业,获取其一,则上可以事父母;下可以育妻儿,然而父亲竟以一已之力囊括农、工二者,尤其让人感慨万千。

  时过境迁。已迈入耄耋之年的父亲仍然爱下地干活,单薄的身躯已不在有当年壮实硬朗的影子,然而饱经风霜的面容、矍铄的眼神、倔强稀疏的白发,依旧映衬着曾经岁月留下的痕迹。父亲很执着,他觉着劳力作事不仅是“事业”,更是一种生活的念想。

  如今,年迈的父亲虽然愈发沉默少言,但他在儿女们的心中永远如同附近的秦岭大山一样高大、厚重、伟岸。

  苏稳锋

  2020年9月7日于铜川

关注我们

网权声明 网站简介 网站纠错 互助互利 平台团队 平台联系 在线排版